留学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人物 > 会员风采 > 正文
理工男的浪漫:张羽和他的飞天梦

微信图片_20200908105741.jpg

"

张羽

拓攻机器人CEO


学校: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伊利诺伊州大学

坐标:南京

行业:无人机及行业应用

"



号称自己是“钢铁直男”的张羽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和浪漫挂上了钩。


在世人的眼中,天空是片片云朵的摇篮,阳光穿过指尖,美好指日可待;于诗人而言,天空、银河、宇宙——人类的终极浪漫令他们心动。


以张羽为代表的飞行家们有着最务实的浪漫当我们选择把湛蓝的天空、粉色的晚霞留在照片里,镌刻在油画里,张羽则选择和天空来个亲密接触。他开着固定翼飞机来到了一万两千英尺高的天空,云端上,是张羽和他的飞行梦想。


微信图片_20200908105840.jpg



双脚着地,理想上天


张羽是拓攻机器人创始人,专注无人机飞控领域。用他的话说:“创业是天时地利人和作用的结果


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电子工程系,申请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博连读项目,这个时候的张羽突然意识到,或许理工科的学术道路并不适合自己,所以张羽提前修够了学分,硕士毕业后在美国做了半年的研发工程师。不过在张羽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地方痒痒的,像是有颗种子即将破土而出。于是张羽来到了伊利诺伊州大学修读金融学硕士,投身于商业的怀抱。这次的感觉,对味儿了。


“当年我们这届学生读大学的时候,往往会选择男生当中比较火热的专业,像是电子工程、计算机等,几乎没有其他的选择余地。当我转去商学院后,反而会很感谢这些年理工教育对自己的帮助,像是数学、概率、统计一类的课程,我很明显要强于商学学科背景的学生。”


完成学业后的张羽先后去到了国内外的资金公司从事后台管理和风险投资工作,一切的经历看起来和无人机行业“八竿子打不着”。但对于张羽而言,和飞行有关的一切事物都令他着迷。最近的社交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每个男孩小时候梦想一定不是长大能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怀揣着儿时的飞行梦想,张羽没有在现实面前退缩。


微信图片_20200908105900.jpg


2009年,还在美国工作的张羽有了大把的时间,周边的航校数量也不少,于是他自主考下了FAA私人飞行执照。“考取执照的门槛并不高,背景调查和体检都通过后就开始参加理论学习,然后是笔试和实操,类似于驾照考试。实操项目包括起飞、降落、转场和应急操作等。我飞的固定翼飞机是没有氧气仓的,所以上升到的最大高度是一万两千尺。前前后后大概花了一年时间考下了这个证,可以说兴趣是我的支撑点吧。”


张羽不满足于只把飞行作为自己的一个爱好。从事风投工作的五年时间里,张羽接触了大量科技类的项目,同时发现了一片蓝海——无人机。


张羽陆续结识了合伙人尹亮亮和一批团队成员:“当时我们也就六七个人,大家彼此之间都很有火花。成员几乎都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控制研究所的博士生,有过国家大型项目的研究经验,而南航的飞行控制研究所基本代表了中国无人机飞控领域的最高水准的飞控技术,大家做起大型飞控方案来驾轻就熟。”团队在无人机领域的积累足够扎实,这给了张羽足够的信心


“而且我父母早年的下海创业经历让我觉得,不管读书还是工作,人到了一个年纪后要有自己的事业。”一切的因素驱使着张羽选择创业,于是2015年,拓攻机器人正式注册成立。


微信图片_20200908105920.jpg


北半球最好的无人机飞控


提到无人机,消费者最熟知的品牌应该是“大疆”,它所生产的无人机面向大众市场,具备娱乐属性。14年开始,在无人机领跑者“大疆”的影响下,整个资本市场开始关注无人机领域。拓攻机器人也一度在浪尖上起舞,不过熟悉和认可拓攻的向来是行业内部人士,因为在最开始,张羽对公司的定位就是“工业级无人机和飞控方案提供商”,商业模式选择了B2B


“五年来,我们一直按照这个定位往前走,所以宣传渠道一般是行业内部人士的口口相传,以及参加专业的展会和论坛。目前我们已经面向市场做了数万套飞控方案,服务400多家国内客户以及100多家海外客户。”


为产业无人机赋能,让天下没有难用的无人机”是拓攻机器人的愿景,这将对飞控的操作有很高的要求。但是在最开始,张羽和他的技术团队也踩了不少“坑”。“我们的技术很强,但是向商业化转型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问题。团队成员过去做军工项目的时候,会选择最好的材料来用,最贵的工艺来用,不需要考虑成本;但商业化产品就得控制成本,还得保证大批量生产的品质,服务更多客户、兼容更多机型、实现更多个性化控制的要求。”


微信图片_20200908105942.png


即便面临再多的困难,张羽也不断嘱咐成员要踏踏实实搞技术,其他的不必担心。“我给自己定位就是给‘打杂’的,我的任务就是把公司的员工服务好,给他们提供足够的发挥空间和更好的舞台。落到实处,无非就是三个事情:找人找事找钱。我希望公司的员工能和同事相处成为肩并肩的战友,有足够的钱、没有后顾之忧,有绝对正确的业务方向、不用白花力气、做有价值的事情。”


缺少资金和支持?不曾和政府打过交道的张羽充分利用江苏省支持双创的政策和环境,积极主动地将拓攻机器人推介出去,得到了政策层面的保驾护航;


缺少技术储备人才?张羽继续响应南京市政策,协同南京大学和南京政府合作建立了无人机研发机构。高校提供智力支持,政府提供财政和政策支持,公司则发展业务,稳定高效的合作模式为拓攻的发展撑开了“保护伞”。


“政府在某种程度上是市场规则制定者,一定需要与之进行充分沟通和咨询。华东地区的地方政府服务意识很强,只要企业积极发展,政府就会主动提供帮助。除此之外,江苏省这些年来的创业政策十分值得推广,就人才引进而言,创业人才可以享受医疗、子女入学、住房出行等层面的配套政策,办事处也有绿色通道。在这样强有力的支持下,这些年南京市陆续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创业公司,甚至还有一些独角兽的崛起。”


微信图片_20200908110013.jpg


有了富有远见的发展模式,加上张羽事无巨细的照料,拓攻机器人的业务越做越大,逐渐拓展到提供整机方案及周边传感器、高精度任务载荷、行业应用软件和无人机云服务,广泛应用于农业植保、电力巡检、物流传输、防疫宣传等行业。张羽自己则成为了江苏省双创人才和创业南京市高层次人才。


可以这样说,人无法抵达的地方,就是无人机大展身手的舞台。“今年年初,虽然疫情不可遏制,但是开发区的许多大型企业迫切需要复工,复工前得全面消毒,而人工消杀的效率很低。作为南京的本土企业,我们想为家乡做一些贡献,所以公司内部组织了一些消杀小队,利用无人机喷洒和巡航,义务劳动了一段时间。我们这些‘直男’做事儿也是有优点的,比如后来我们琢磨出了一套消杀的作业守则,给消毒剂的配比制定了标准,江苏省的技术推广站还把这个标准推广到了全国其他地方。”


最令张羽和他的团队骄傲的事情是,2019年1月份,拓攻首飞了吨级固定翼无人机,起飞重量700公斤,可以完成2000公里的航程。到目前为止,拓攻都是唯一一个完成这种级别飞机首飞的民营公司,这象征着拓攻正式进军物流运输行业。


“今年我们有了第一个商业化合同,合作方是国内一家知名的大型物流企业,目前拓攻的大型固定翼无人机已经飞行在我国西北地区的货运航线上。此前,国内受制于机场、飞机和飞行员的数量,空运物流发展的不温不火;但在其他国土面积比较大的国家,比如美国和澳大利亚,支线航空很发达,运人运货都很方便。无人机最大的优势是不载人,对舒适度没有要求,这样一来应用场景就很多了,还可以兼顾经济性和工作效率。


微信图片_20200908110045.jpg


张羽在微博简介中写道:“北半球最好的无人机飞控”,这句话并非空想。目前拓攻30%的产品都面向海外,广泛出口于日韩东南亚这些亚洲国家。“可以说中国目前占领着民用无人机行业的高地,以消费级无人机‘大疆’为代表,它约占世界无人机市场70%份额,工业无人机更是如此。只有中国厂商有能力提供完整且高性价比的无人机解决方案,不必出国就有能力把整个产业链串起来。”提到美国实体清单的影响,张羽坦言:“我们现在的体量还不足以引起美国注意,而且在供应链选择上,选用的软/硬件供货商也基本都来自国内厂家。不过作为企业,我们还是希望世界市场能够更开放,只有和平稳定的大环境才有利于企业成长。”


张羽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无人机会渗透到更多的工作场景中,更高效的完成原来那些靠人、在地面完成的工作。至于哪个领域会率先发展,一切只能拭目以待。


“我很庆幸拥有这样一个战斗力十足、凝聚力十足的团队,这样的团队不管做什么行业都能做得很好。”张羽再次肯定了团队的重要性。


微信图片_20200908110112.jpg



理性的终点是浪漫


关于过去的投资人身份和如今的创业者角色,张羽不愿意做身份区隔:“标签化的区别要不得。”


张羽继续解释:“其实两个身份的相通之处大于不同点,在心理素质、做事要求方面,二者都要看投入和产出,只是判断标的不同:投资人考虑‘钱进和钱出’,考量财务回报;创业者考虑资源和钱,要投还是不投、投多少、选择哪些资源和哪条路来做。所以我认为,顶尖投资人和创业者的思维模型应该是一致的。”


张羽也没有受制于多年来培养的理性思维,做事需要理智,但推动他向前走的往往是一股脑的热情。“很多伟大的投资项目,最终决策还是需要拍脑袋的‘冲动’。人需要在绝大多数时候保持冷静,但带来的结果是,产出是有预期的。如今的阿里巴巴、拼多多、字节跳动等企业,都是创始人和投资人出于‘盲目’的乐观而成立、投资的,一定不是一个理性计算的结果。所以说,理性可以帮我们解决绝大多数的问题,但那点冲动或者不可预测的东西也很重要


微信图片_20200908110145.jpg


这一点冲动,也是飞机最好的助燃剂。梦想在天空飞行的人,怎会屈从于平凡的生活?张羽无法理解很多人向往的衣食无忧、按时上下班的生活,他不安于舒适圈,对于未知的事物始终保持强烈的好奇心。


“短期内我希望建立起中国甚至全球范围内第一个由无人机完成的支线航空物流网络,而且我很有信心完成它。但是我从来不制定长期的目标,三十年后的事情没必要关心,状态都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我有一套简单粗暴的评价标准:在认知层面,‘现在的我有没有比过去的我长进了一点?’不文明的说:‘有没有觉得过去的自己是个傻逼。’”


在张羽的标准下,否定过去的自己是必须的,只有彻底的否定才有足够的成长空间。但否定自我并不意味着精神分裂:“人生本质上就是一段经历,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傻逼,坦然接受就可以,可以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我也从不割裂生活和工作,工作是人生修行的一部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做了无人机才爱这个行业,还是因为爱了才做,反正一旦做了,就要做好。”热爱你所做的事情,前提条件是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


微信图片_20200908110212.jpg


张羽自成一派的处事逻辑还有很多,比如:“不把大佬当作偶像来看,每个人都有弱点,学习不代表照搬,需要取长补短”,“多年以后,我不需要别人记住我,我的期待是以后的自己比现在的自己更好”。张羽带着他的“直男情怀”坦坦荡荡地朝不确定的未来奔走着,那么许多年后,他的梦想是什么呢?


我的梦想是:葬在火星或者月球上。一旦这个梦想能实现,就代表着人类文明成功在地球外生根。


美国东部时间5月30日下午3点22分, SpaceX首次载人任务完成。这是太空狂人马斯克“逃离地球”计划的关键一步,也是人类文明走向宇宙的浪漫一笔。宇宙中的原子不会湮灭,赴时间之约,张羽和他的飞天梦想,已经悄然成真。


来源:   发表时间:2020-09-08 10:56:47

南京欧美同学会(南京留学人员联谊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9007901号-1

Copyright2019,Nanjing Western Returned Scholars Association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成贤街43号2号楼 邮编:210018 邮箱:njwrsa@njwrsa.org

官网二维码